骇客伶姨无弹窗TXT阅读由遗迹小说网的小编收集于网络
遗迹小说网
遗迹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兄妹之恋 催眠老师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狂欲乱痕 色医自白 母亲故事 蔷薇花开 初赴巫山 支书生涯 那年黄花
遗迹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骇客伶姨  作者:小正 书号:17374  时间:2016/5/25  字数:7589 
上一章   第六章 禁忌的刺激    下一章 ( → )
虽然我和伶姨在家中已到如此程度,伶姨还是紧守住最候的防线。我可以随时就把手伸入伶姨的裙底,但是只能隔着三角袜摸。(老实说,伶姨的美真是令我着。怎么摸都不腻。)只要伶姨在家,她就肯为我口。如果她一时在忙,我只要拍拍伶姨的股,她就会将裙起,将三角褪下给我,让我手去。(这也是我唯一可以看得到伶姨的时候)我可以随时握到那对美,也任我。只要隔着三角袜,我也可以将具恣意在她私密处磨蹭。

  但是,她就是不肯把私密处出来让我看个够。也不让我有任何机会将茎放入去。

  我在记中要求过好几次,伶姨就是不肯答应。

  ----

  小正,

  乾妈也是人,也会有念,相信我,我比你还苦恼。

  礼教与舆论的约束及会造成的冲击和后果,让乾妈却步不前。乾妈可以无视世俗,但是以后你要怎么做人,我又怎么跟你妈待,这一切实在让乾妈很为难。

  而在另一方面,你给我的,不仅只是一般体的愉悦,更有一种忌的刺。这种突破忌的刺也着实让乾妈感到莫名的兴奋及异常的快

  自古以来,理性与爱战就是恼人。乾妈现在还没有要跨越这条线,尽情享受这份忌刺并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乾妈在寻找一个适切合理的解释,让这一切顾虑消于无形。请给我时间。

  巧伶

  ----

  就这样,就再也没有进展了。

  这天,晚餐后伶姨决心要清一下储藏室。留了些习题给我之后就去忙了。当我做完习题后,正在上网时,伶姨走了进来看我。

  “哇,真是累翻了。今天整理到这儿就行了。我要去洗个澡睡了。小正,你玩玩也该早点上,知不知道?”

  我“嗯”的回了一声,右手操控滑鼠,连往情站台,左手揽揽伶姨的,然后又不老实的往裙底钻了进去。我的头则是靠往伶姨的着。

  伶姨笑道“小鬼,我还没检查你的作业呢。不行,今晚伶姨已经没力了,欠你一次,好不好?”我点点头,一副失望的表情。左手仍做着最后的努力,柔着伶姨的。伶姨的扭着回应我左手的动作。“小正,真的,伶姨不是不愿意,只是真的没力气了。”

  “好吧”我说,停止了挑逗。

  伶姨看看电脑萤幕,然后把裙起,褪下已有点的三角。坐上我的大腿,把内到我手里。“好嘛,伶姨改天补偿你就是了。来,拿去解决你的需要。”

  在我腿上扭了扭股,并深深吻了我,然后才起身说。“晚安安,早点睡哟”

  我逛了不少站台,茎虽然立,但是总是缺少那么点刺让我宣出来。看了那么多的各式图片,脑子里都是伶姨。

  我突然起了个念头,右手握着我的男,我起身往伶姨的房间走去。走到房门口,一转门把,轻轻把门推开。

  伶姨头的灯还是亮的,我吓一跳,以为伶姨还没睡。定睛一看,伶姨的右手垂下沿,指尖还在书本上,眼儿却是祥和的闭着的。道是睡前看书就这么入了梦乡。秀发散在枕上,丝质短睡衣,肚子上覆盖着薄被,脚却已不安份的将被踢至一旁。成ㄗ字形陈在上。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沿,惟恐惊醒了伶姨。我望向伶姨,下体上是件黑色的镂空蕾丝三角。仔细一瞧,居然还是中空的。两条丝线未系,散在一旁。整个就这么出来呈现在我眼前。丛生,还有滴水留在上,映着灯光,向我调皮的闪着。

  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看看伶姨的私密处的。我凑近了仔细看,。噢,真是太美了。了一口气,入鼻的是股味。我想伸手去摸将分开,也想用舌去,更想把巴凑上去磨,之间,但是,我怕伶姨会醒过来,于是便不敢采取行动。

  就这么我看着伶姨毫无遗漏的将呈现在我眼前,手也没闲着的套着我的。一股舒的电袭了上来。我了。我的出,散落在伶姨上及木质地板上。我也舒服的跪坐下来。

  几滴上了伶姨的大腿,惊醒了伶姨。伶姨右手转亮房间灯光,左手急将薄被拉过盖住身子。娇喝一声“谁?”

  突然乍亮的环境,彼此的眼睛都不适应的眯了起来。我也呆住了,就这么定在原地,手中握着我渐消的茎。头还有几滴,垂涎下来。

  眼睛试适应了灯光,伶姨一瞧是我“小正,你在干什么?”伶姨盯着我说。

  我心想这下子完了,毁了,世界末日来了。脑中正在盘算怎么才能解套。

  伶姨刹时明白是怎么回事,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转为笑盈盈的看着我,将脚一伸,勾住我的脖子。将我拉向她的大腿部。

  转变如此突然,我也不知所措,就任由伶姨将我的脸以腿勾着,贴上她的

  “哎,我认了。好吧,你要看,就给你看个够好了。”

  就这样,我被勾到伶姨的前,距离仅仅数公分之距。我不敢置信的伸出我的手,摸摸伶姨的。我的动作显然是被默许了,伶姨并没有如往常拍开我的手。我又用手指轻触,也不见被制止。到此,我才确定,这是真的。
了感觉上的味引着我上前品尝,我的双手由下而上环抱撑起伶姨的部,一头便埋入了丛里。循着味道来到味的源头。我用鼻头,听到上方伶姨传来“嗯哼”一声。我伸出舌,用舌尖拨开,往里了一下,有点腥。最奇妙的是,随着我舌头的卷动与翻搅,伶姨也跟着颤抖,股也扭动起来。我尽情的用舌着搅着,耳中听到的是伶姨的呻“哦…好…好…再来…再来…里…里面…里面一点”我将舌尽力,尽可能的伸入伶姨的胵。模糊的听到伶姨“啊…”的舒叹声。我贪婪的着,不时舌尖抵着伶姨的蒂,以舌尖挑着。“啊… 啊…雪…雪…好美…好美…舒…舒服…”伶姨的手移到我的双耳,抱着我的头,起下腹向我的脸,似乎想将我的头入她的小似的。

  我觉得有点换不过气来,于是将头抬起来呼了口气。改为用手指在伶姨的间挑逗着。我的食指在暖的中翻搅,本能的就往里钻。突然,伶姨倒了一口气。我食指的第一个指节陷了进去。食指被壁紧紧夹着,开始在。伶姨随着而呻着。“嗯。。嗯。。喔。。啊…好…好… 好…喔…”我将食指缓缓出,伶姨的牵了条丝到我的食指。用姆指与食指磨了下这,滑滑的,有点黏。拿到鼻尖嗅嗅,伶姨角上熟悉的味道冲上脑门。

  食指又回到动,这回我加了点力,也只进到第二指节。我的身躯延着伶姨的体爬了上去。我的嘴找到了目标,伶姨的头。一口就含上去用力,手指也没停的在伶姨的。伶姨双手紧抓着单,时而紧抓,又时而撑开,由喉头发出“噢…真美…舒服…舒…舒服… 哦…好…”我的巴此时已恢复雄风,贴在伶姨的上,磨着顶着。眼朝上望向伶姨,只见她的头左右翻动,如瀑般的秀发已显淩,几许发丝因汗水贴在脸上。我出手指,握伶姨的一对子,用嘴头。当嘴在左时,就用手指头,错进行着。

  我的具在伶姨的上顶着,可是就是不得其门而入。或许是太过兴奋,就这样我把在伶姨的小腹上。

  伶姨一把紧抱着我,许久才放开来。她将我拉起,和她面对面并躺在上。单手将那条黑色中分三角了。就用它轻柔的把我的巴擦乾,并将她身上的揩去。随手就把那条三角尾地板一抛。

  现在,我和伶姨都侧躺在她上,面对面,头并着头。伶姨将身上的丝质肩带睡衣也了,拿着它帮我擦汗。然后也是往后一抛让它加入那条黑色镂空蕾丝三角。我面前是个绝美女,身上别无他物,玉体横陈就这样毫无遮览的在我眼前。

  我望着伶姨说“伶姨,你好美。”

  伶姨回道“谢谢你,年轻人。连你也这么说,我感到很荣幸。已经有一阵子没有人这么恭维我了。”顺手将薄被拉过来,盖着我两的腹部。大概是怕空调使我着凉了。

  我说“真的。不是恭维,我是说真的。”

  伶姨伸出手,顺着我的头发“小鬼,真会灌汤。将来不知要害惨多少女孩子。”

  “伶姨,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脑子都是你,别的女人都引不起我的趣,所以我才偷闯进来的呀。再说,你不是也看了我的记了吗?”

  “也是哦。那好吧,就信你好了。说到记,我想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为什么每次你爱抚我,后,我都隔了一阵子才洗澡。其实,乾妈也很想当场就把身子给你的。再加上那突破礼教年龄忌的莫名刺。更是得乾妈火难忍。几度都想弃守,与你共享愉。都忍着回房用情趣用具自来解决,所以才耗了那么久。”

  “你是说,在你更衣室抽屉最里头的东西?”

  “小鬼,连那儿你也翻过啦?”

  我一时说漏了嘴,乾脆就从实招了。

  “既然你都知道,那也就算了。乾妈这一生就只和那该死的那口子做过这档事。谁知道他是哪筋不对了,丢了离婚证书就说要去。这将近一年,要真忍不住,乾妈都是靠这些东西撑过来的。其实,乾妈也只是因为新奇,就把店里的全买了一个,到现在为止,也只试过那个粉红色的小跳蛋震动器呢。”

  “伶姨,你不用再靠那些东西了。今后就让我来为你解决。”

  “小正,你可是说真的?你真的愿意跟我这么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做?”伶姨边这么说,边用另一只手在我的巴上搔着。

  “伶姨,你哪儿老了?难道我刚才的话你都没听见吗?只有你,我才会起趣的。”

  “小正,乾妈最犹豫的一点,是怕如果乾妈就这么轻易把身子全给了你,你会认为乾妈很…”

  “不会的,伶姨,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是最崇高,最亲的。我发誓,我只爱伶姨。”

  “唔,你的嘴可真甜。好吧,就相信你好了。”

  我的巴在伶姨的抚下又起来了。伶姨也察觉到我下体的变化“真想不到,这么一下子,你又涨起来了。人家说,年轻可以再来一次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的巴以坚的竖起,对着伶姨点着头了。头几滴晶莹的分泌物正向伶姨打招呼。“伶姨,你看,我说的是真的吧?我就只要你,我脑子都是你,我爱你,伶姨,我要你。”

  伶姨大受感动,也忍不住了。将薄被一掀,身子一翻,采狗爬姿式,将股翘起对着我。一手后伸,将微分。微微扭着股,回头带着笑意对我说。“喜欢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吗?喜不喜欢乾妈的股?乾妈的眼好不好看?如果你要,乾妈全都给你。不过,不是现在。乾妈要你把大进乾妈的小,先给乾妈止止这阵子来的饥渴。”

  我跪立起来,将巴凑上伶姨的。伶姨扶着我的巴,引导到入口。

  我向后一缩,不让伶姨就这么得逞。反而是在门口磨着。

  “好人…求求你…别再挑逗我了…进来吧…来…来干我…别磨了…求求

  你…给我止止吧…来嘛…可怜可怜乾妈…来…我受不了了…来给乾妈止…”伶姨可是急了。伸手想抓住我的巴,眼角微润,我看了有些不忍。

  我奋力一,终于,我进到伶姨的体内了。在同时,伶姨也因为我这一了一口气。

  我的巴其实只有头进了去,伶姨却已龇牙裂嘴,眼角的泪珠蹦了出来。

  “伶姨,怎么了,痛吗?不然,我不要进去好了。”虽然我急着想把进去,但这景象使我有点慌。

  “不,不…没关系…不要拔出去…乾妈的只是太久没人了,所以一下子容不下你的大。乾妈很快乐,所以才会掉眼泪的。你轻点慢慢来就好了,来。。再来…进来…”

  于是我缓缓的将往里。伶姨的小嘴大张,大口的换着气。“哦…好…好…来…来…哦…”我的巴进去了三分之二就再也不进去了。我就这么磨着,享受壁紧密的将我的巴包围着。

  “好…好小正…现…现在…现在乾妈的…”

  我开始进进出出的着。伶姨配合着我的动作发出了的呻声。幸好伶姨装璜时作了隔音设计,不然一定会有人来抗议的。

  “嗳哟…好…小正好…真好…快…好…干…干乾妈的…小好喜欢…好高兴…喔…嗯…嗯…喔…喔…好…亲哥哥…好丈夫…你是我的…我的亲丈夫…小丈夫… 干翻乾妈的…干。。干穿。。干烂小也…也没关系…喔…真是美…美极了…”

  我俯下身,贴着伶姨美白的背部,伸手向下前探,握着那对捏着,一边大力的着。伶姨回首和我深深的吻着,还自喉头发出“哦…哦…”的哼声。

  伶姨忍不住快,将舌与自我口中分开,叫“太…太美了…就算…就

  算现在让我死…哦…我也甘心…美…美…雪…雪…足了… 嗯…喔…亲丈夫…干得…心。。心肝…宝贝…大巴。。真是…太…太了… 喔…”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伶姨也配合着我的动作,在我入时将上来。发丝凌乱,体态,一点也无法和平在外优雅高贵的伶姨连想在一起。“好…好…美…美…美上天了…哦…好丈夫…亲丈夫…我爱你…爱…爱大…哦…我快死了…要去了…好…好丈夫…情哥哥…

  快…快不行了…”

  伶姨的息越来越急促,我的巴也开始在里一涨一涨的了。伶姨也察觉到,我的门要开了,更加的扭着股。“来…里…来…我…哦…我们…一起…一起上天…”
了感觉 我奋力一,一股酥麻的电由脊椎传了上来,关再也锁不住了,一而出。伶姨也发出“啊…”的一声,再也支撑不住了。我的力道使我俩都仆倒在上,我伏在伶姨的背上,在伶姨的里。我的双手仍在伶姨的房上,由后抱着伶姨。

  具还在小里做后续的,伶姨的手紧掐着我的手臂,指甲都陷了进去。我感觉到怀中的伶姨也在慉着。我忙问伶姨怎么了,却没有得到回答。

  手被掐的死紧,我探不到伶姨的鼻息。于是我将头靠过去…还好,伶姨大概只是昏过去。我轻声喊着“伶姨,伶姨,醒醒。伶姨”

  许久,伶姨才吁出一口气。松开紧抓着我手臂的手指,爱怜的抚着掐痕。“没事,小正。没事,别怕。乾妈刚刚只是死过去,这是女人高到极至的境界。你真是太了,所以乾妈才会这样的。”伶姨顿了口气,缓和的一下,才又说“女人的高不像男人,男人到高,顶个几下,第一个尖峰一过,最多再几个后续较弱的尖峰,几秒钟后就过去了。基本上,一过第一个尖峰,也就差不多了。女人就不同了,相对男人的高峰,女人则是高原,是要持续一阵子的。这时,最好的因应方式就是抵住并紧紧抱着。”

  我将伶姨搂紧了些。伸过头去,亲了下伶姨的脸颊。伶姨回过头来,和我热吻。好一阵子,分开后才又说“至于死过去,这我也只是听说,我还以为是捏造出来的,直到今天,才知道,真是美得无法形容。很多女人终其一生都无福享受到这滋味的,乾妈真是太幸福了。”说着,眼泪又盈眶了。

  “怎么了,伶姨,是不是我哪儿又错了”

  “不,不是,乾妈是高兴。终于有幸能尝到这种滋味。要不是有你,乾妈一生可能就与此无缘。要不是你点醒我,不要矜持的忍着闷着,把痛快释放出,再加上那突破礼教年龄忌的刺。乾妈是无法体验这一切的,要是知道有这么美,乾妈就该早早把身子给你的。”

  我的巴已渐渐消退,带着白色的体,滑出。伶姨也转过身来,与我面对面相望。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关键”伶姨凑到我耳边“你的大”说完便羞着把头埋入我膛。

  我伸手托起伶姨的下巴,伶姨一脸娇羞的仰望着我。我低头吻住伶姨的,伶姨热烈的以舌度入我口中回应着。

  好一阵子我们的嘴才分开。伶姨低头往下看着我那已消的巴,带着的闪着光。于是便屈下身去,将我的乾净。

  回上身,头靠回我膛,小手轻轻顺着。轻声说道“真希望可以天天让小正的

  我再度托起伶姨的下巴,巴经过又一次伶姨舌头的洗礼,在伶姨小手的轻抚下,又有点蠢蠢动了。“伶姨,我们是夫,当然可以天天啦还有啊,这会儿怎么又叫我小正了?”

  伶姨一脸疑惑,不知我在说什么。

  “你刚才不是喊着,情哥哥,亲丈夫的吗?”

  伶姨嘤咛一声,缩回我怀里,娇羞的轻捶我膛“你坏,坏死了,取笑乾妈”

  “那你是答应我可以天天啰?”

  伶姨凑向我耳际“乾妈答应你,怎么会反悔?你这么厉害,乾妈随时都愿意给你。”说完转过身,不敢正视我的眼。

  我的巴又重新竖起,我顶着伶姨感的股。“伶姨,说话要算话呀,让我进来吧。”

  伶姨回头向下一瞧,轻呼“天呀,我真不敢相信”回头看着我说“乾妈也很想,不过,今天就饶过乾妈吧,乾妈已经没有力气了。再说,一下子来太多次会伤身的。”

  “那这该怎么办呢?”

  伶姨想了想,微微抬了右腿“好吧,你就放进来吧,我们把它保留起来好了。”扶着我的巴,导入中。

  “好了,小正。安份点,不要顶哦。乾妈不是不肯,乾妈是为了你着想。等醒来有了体力,一定补偿你。”

  我偏偏顽皮的顶了一下“你又叫我小正”乾妈被这一顶又了口气。“好嘛,老公。乖,我们睡觉了。”

  伶姨拉过薄被,盖住我俩,偎在我怀里。我的左手穿过伶姨脖子下方,右手握着伶姨的右在温暖的里。就这么呈汤匙的姿势,我俩疲累的睡去。

  我终于进到了梦寐以求,思夜想的温柔乡。

  伶姨也终于从我口中听到了一声“娘”只不过,我说出的是…“娘子”  Www.EjIxS.CoM
上一章   骇客伶姨   下一章 ( → )
骇客伶姨无弹窗TXT阅读由遗迹小说网的小编收集于网络,供网友们TXT阅读骇客伶姨免费下载!遗迹小说网是骇客伶姨在线阅读首选之站,骇客伶姨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