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客伶姨无弹窗TXT阅读由遗迹小说网的小编收集于网络
遗迹小说网
遗迹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兄妹之恋 催眠老师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狂欲乱痕 色医自白 母亲故事 蔷薇花开 初赴巫山 支书生涯 那年黄花
遗迹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骇客伶姨  作者:小正 书号:17374  时间:2016/5/25  字数:7420 
上一章   第八章 老师的挑逗    下一章 ( → )
我不知道一件骇客入侵的事件,竟然演变成这样。居然让我梦寐以求的幻想成真实现。这一切,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那天在餐桌上,巧伶和我约法三章。出了大门,她就是我乾妈的身份,我要尊重她,不可让外人见笑;若有外人在,我也必须尊重她身为我乾妈的身份;在她为我上课时,身份是我老师,我必须执之以礼,专心上课,不可逾越。就这么三点约定,我要遵守。除此之外,我们可以以夫相待。自然,我高兴怎么做她都不会反对。

  那天我们吃完饭,我又兴奋的将巧伶举上餐桌空着的桌面,烈的战了一回。这才确信巧伶并非敷衍我,她是认真的,她真的愿意臣服于我。

  巧伶因为有了我,原本要将那些情趣用品全扔了的。她说,既然有了我,要那些做什么。但是我将它们全留了下来,说留著作纪念或研究都行。巧伶当然依我了,就全由我管理了。从那时起,我们就夜夜相拥而眠。

  有时在她房间,有时在我房里,另外楼下的三间客房,也都睡过了。家中的每一个房间,无不留下我俩的汗水,水与。还有一回,在深夜,我只套上外套及鞋子,巧伶身上披着长外套,除了高跟鞋与吊带袜外,身上全无其它衣物。就这么坐电梯到地下室停车场,趁着无人在车上做了一回。当我们再乘电梯回楼上时,巧伶将电梯按住,又是一回的热战。

  巧伶恣情的将这些年来被锢的情的发出来。至于我?只有一句话“得无已复加”当然,这一切都巨细糜遗的详实记录在我的记中。不同的是,巧伶不再由她房里的电脑入侵进来加入她的感想与想法。而是坐在我的大腿上,不时补充我遗漏的细节。

  巧伶并没有就这么忘了我妈托付给她的责任。我们还是每天定时上课。这时,我得改口叫她伶姨。不然,她会生气的。

  这天,时间一到,巧伶要我先回房,在书桌前坐好,准备上课。她要印些东西,给我做英文阅读练习。待会儿就过来上课。

  当她过来后,我桌上多了几张纸,我一看,是从 alt。sex。stories 新闻群组拿出来的

  文章。她说“情文学也是一种文学,可不要因此就鄙视小看它。反而是那些认为猥亵肮脏不屑看或想完全除的人,才真的是无法正视自己也有这一面,不敢直视内心的人。当然,规范心智尚未成的人,不要误导使作出不正当行为是有必要的。但是对于心智成的人,就不该剥夺取得这些东西的人身自由。”这是由一个笔名叫 Arclight 的人写的。

  伶姨要我懂文内的生字,挑出文法及拼音错误并改正。我读着这篇辛辣香的文章,短也撑了起来。我要求伶姨让我把下身光,否则这样读很辛苦。伶姨并没有准许。任我再怎么向伶姨请求,伶姨就是不答应。

  当我把生字懂,错误挑出改正后,我的具已是一柱擎天。只等伶姨说出下课两字,恢复我们的夫身份。

  伶姨趁我在读文章时,回房一下子,这会儿边走进书房,边解开前的几颗扣子,说着“好热,好热”

  我正纳闷,中央空调没异状呀。正想开口,看到伶姨的晕已快现出来了。自然是闭上了嘴,呆呆的看着伶姨。“怎么,我这身衣服不好看吗?”伶姨问道。

  天哪,那身衣服就算不解钮扣也是出不得门的。裙子很短,真的太短了。而丝质衬衫配上玉脂般的美,眼睛都会暴出来。随着伶姨的呼吸,那起伏的美

  我开口试图要赞美,不过仅达到张开嘴巴,说不出话来。这美丽的女神,是我的乾妈,我的家庭老师,我的伶姨,我这几共枕的巧伶。

  最后,我努力润了润喉,只说出“Wow!”

  “我想这算是赞美吧,谢谢。你觉得如何?如果老师是这种打扮上课,你觉得呢?我想学生应该不会打瞌睡或是左顾右盼吧?”

  “我…我想学生的眼睛都只会看着你”我将椅子转向伶姨说道。我说的是实话,我已经学会了。说实话绝没有错。学生会盯着你看,用想像力剥光你的衣服。上课时只会有一只手在桌上,下课后地上一滩滩的

  伶姨随手拿本书,走到我面前,弯俯身向我。“如果老师问问题,你看得到多少?”我看到多少?那真是绝世美景,我看到两颗美垂吊在我眼前,中间垂着两只海豚的银项练两颗成瓜一览无遗。仅管我天天尝,看,枕之入眠,我还是只有张着嘴呆呆的盯着看。

  “嘿!你睡着了是不是?”我回过神来,仰望伶姨。伶姨眼中盈盈的笑意。“说啊,没关系,看到多少?沟?部?房?还是你们男生说的子,头?”

  “我…我…我差不多全看到了,伶姨,你的美几乎算是全跑出来见人了。再也不会有更完美的房与头了。”

  梦了感觉“年轻人,你的嘴还真甜。”说罢伶姨直起身来,整了整上衣。我下面的金字塔撑得很难受了,伶姨却还在挑逗我,还在玩这有趣也残忍的游戏。伶姨转了个圈,背向着我。“会不会太短呀?有没有走光?”我想还是维持诚实的好“快了,很危险很接近了”“对了,我名下还有几所学校,改天去当代课老师教几堂课玩玩。如果会走光出三角,那就穿T型字的好了…不,乾脆就底下都不穿好了…不过,那得修一下下面的…”

  听到这儿,我差点哽住了。如果伶姨当了真,会有一班幸运的家伙和吃醋到极点的我。伶姨还当真就背对着我,双腿直立弯下身,裙子一,就把那条三角褪了下来。我开使怀疑伶姨是不是在测试我的极限。眼前猛的一黑,伶姨的内当头飞来。“小鬼,看了这么多次还看不厌哪?”说罢伶姨随即将裙又放了下来。

  …我现在快要爆了。我再度请求下课!

  “嗯,还不行,不过既然这么热,宽容一下。短可以,内不行。现在是上课。”

  三两下下短,是舒服了些。立的具更明显了,当然,前列腺的痕迹也清楚的印在内上。我在想,还要持续多久才听得到一声下课。我很清楚,要是在上课期间逾矩,往后几天都没得玩了。但是,有老师会在学生面前背对学生起裙子下三角吗?我…还是不要冒这个险比较好。

  伶姨这时轻轻的笑了,我是头雾水。“你这个学生不乖哦,老师上课都不认真,看看,成什么样子?”手指轻轻的点过我的头。我差点在那时就失去控制了出来。

  伶姨糗着我说“学生该尊师重道,不该对老师有这种反应吧?我想想看…我们该怎么来应付这个情况…嗯,我们可以等,让它自然消退…”这下我就死皮赖脸了“伶姨,有你这样的老师在这儿,要消退是不可能的!”我想,这下子或许有机会可以听得到下课。

  “或者…”啊,有机会了。我盯着伶姨的,盼着那两个字吐出来。“或者什么?”“或者,我们可以把书卷起来,用力敲下去。给它死!”

  “什么?”

  伶姨咯咯的轻笑,显然逗我逗上瘾了。她是乐再其中,我可是痛苦的煎熬。“好吧,我再想想看”

  伶姨站在我面前,拿起她先前下的三角,双手叉在前,三角用小指勾着晃呀晃的,看着我蓄势待发的帐棚。她似乎在计谋着什么,但是我的眼却盯着那对子,两条玉臂就如同架子撑起美。这时连头都出来打招呼了。

  忽然,三角离了小指,向伶姨身后划出道抛物线,落在她身后不远处。伶姨轻呼一声“喔,我可真是不小心”旋过身去,就弯下去捡。弯下,短裙当然就随着拉了上来啦。伶姨美丽的股就这么完美的呈现在我眼前。

  “天哪”我不由自主的赞叹。

  “你说什么?”伶姨维持着弯要的姿态,回头问我。

  “如果底下没有穿,东西要拿牢。你这样子捡东西,可能会出人命的。”

  “你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吗?”伶姨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我。然后才以极缓的速度直起身来。

  上帝完美的杰作,这如月般的美,我可以再看上许多年都不会嫌多。

  “是的,我看到了你的股,清楚的见到了眼,连部都看到了”记住,诚实是最好的对策。

  “噢,身为老师可真不简单,这也要注意到。失了身份,真是难为情。”

  对嘛,那你还不赶快说下课。我心里想道。这下子我内块又增大了,眼看就要被撑破了。

  伶姨还是背对着我。这会又稍微弯了下身。“多少?”

  “啊?什么多少?”

  “这个角度,你看到多少?”天!游戏还没完!

  “没多少,由裙缘略可瞄得到。”

  “那这样呢?”说着又弯下了些。

  “可以看到的边缘”

  “这样子呢?”现在是呈直角了。

  “眼稍为出来了,大半的也看得见了”我真的很想弃防,让出来了。

  “那如果我把笔掉了,这样弯下去,就不妥罗?”说着伶姨又再度将月儿全部呈现在我面前。而且就这么弯着。不只如此,还轻轻摇动了下肢。更甚者,眼还故意收缩了几下。

  “心脏病患者在场的话千万不可以这么做”

  “谢啦,这下子我知道了”伶姨再度缓缓直起身来。

  不要说多看几年也不厌,就算淹死在里面我都甘愿。

  “好,回到正题来,我们来看看你的帐棚消了没。”说着伶姨转过身来。

  “天哪,怎么反而更大啦?”

  你还问,不都是你在挑逗的?

  “站起来,我看看”

  看看?我现在只想干干。我还是依言起身。不料,因为内的存在,这下子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好吧,你可以把它拿出来。看你撑得那么痛苦”

  “那就是下课罗?”我手伸向际,要把内了。

  “早咧,小鬼。我还没和你讨论读后心得呢。我是说,它可以把头探出来,没说可以。”

  这情况真的可笑的。我的具自内的中间开口直的竖了出来。对着伶姨无言的吼着…我要!

  伶姨又开始笑了。“我看情趣用品的大象香蕉内都会被你撑破”

  知道的话,你还不喊下课?

  伶姨弯下身来检视,伸出手来,把开口拉开些。我的两颗丸蹦了出来。“哪,这样是不是比较舒服?”我想,放进你的小,你我都会舒服的死。“来,口水了,老师擦擦”说着,伶姨拿着她的三角揩擦我的头。

  啊,我快忍不住了。我不要玩了,我不要老师擦擦,我要老师!

  伶姨拿着三角轻轻柔柔的在我的具上上下下的抚。“啊…”我叹了口气。发现已近边缘。伶姨见我马眼开始收缩,却忽的回神。“嗯,我是老师哦,现在是上课。”把手缩了回去,并把我推回椅子上。然后,移近身来,双腿一分,跨坐上我的大腿来。

  短裙已被跨坐的举动堆挤上去。由我的角度可以看到,伶姨下身一丛黑密的,短裙内什么也没穿。伶姨的就在我耸立的具前几公分。我觉得黏黏的,原来,已有几滴至大腿上了。伶姨的手绕过我抓着椅背,放防止后仰倒下,将椅转到正对书桌。这下子,我的眼前是一对美丽的房,那条银白海豚项练在我眼前微微颤着,对着我的眼折,闪呀闪的。

  “巧伶,我很尊重你。可是再这样下去我会维持不了师生分际的。娘子,我们下课了好不好?”

  “这怎么可以?忍不住怎么成大事呢?”说着顺势后仰,微靠书桌。

  这姿势,那两只小海豚就倘在沟中。粉红的头又现出来了…两个房弹出来了!这节骨眼还给我机会教育,我要的是巴教育。喔…“上课要叫我伶姨。还有,要尊重老师。”伶姨嘴里这样说,却双手环着我的脖子,用脚尖将身体撑起,双就抵在我的嘴前,户在我的头上磨着。伶姨垫起脚尖,以脚尖撑起身子,现在,下体就顶在我的头上了。

  “噢,帮个忙,把我的上衣拉好。老师这样子有失身份。”

  我微倾向前,想把那对子再度放回衫内。这时,我的具顺着伶姨的小腹而下,微微括着具。一阵舒麻的电传了上来,头顶住了。“喂,年轻人,我是老师耶。还发呆?放回去呀。”

  突然,伶姨一阵颤斗,脚尖失了平横,头就这么顶了进去了!

  “伶姨,小心!你还是坐下来吧。”

  伶姨的眼微微失了下神,了口气。这才缓缓的坐回我大腿上。具也随着慢慢进入小。伶姨往下看,看着她的小慢慢的入我的具。“喂,喂,年轻人,老师是神圣的。怎么可以轻薄老师呢?”用手指顶着我的额头使我仰起正视她。说着,又一公分的具近了小

  我有点迷糊了,也觉得有点可笑。是学生轻薄老师吗?我可没有动,是你自己坐上来的。我的手还拖着那对瓜,我伸口试探的了一下。然后一口就把美含了下去。“告诉老师,这篇文章你觉得好不好?”

  我的头埋在伶姨的房里,点着头,发出“唔,唔…”的声音。伶姨将身体后仰,使美离开了我的嘴。“怎么啦,这篇文章让你兴奋得不会说话啦?”说着将身子一沉。我的头进入了润温暖的小

  第一下的涨快意,伶姨不了口气,轻轻的“啊”了一声。“老师是不可以和学生发生不正常关系的,对不对?”说着又一沉,将我的具纳入小里。“伶姨,下课了,好不好?”我的手托着伶姨的背。防止她后弓的身子失了重心倒下。“怎么可以呢?我问的问题你都没有回答我呀。”说着又在我下体上转了几圈。

  梦了感觉 我的在小里,被紧密包围的壁磨得不亦快乎。“对,伶姨…这篇文章让我的了起来。脑中呈现的想像画面比真实的图片来得更刺。”

  我微微退出具,想向上顶。伶姨看穿了我的企图,就在我向上顶时也抬高身子,我的具并没有更进入小,伶姨就是要吊我胃口。“文章就是这样,描写较为详细,不像图片,压缩了想像的空间。”伶姨说着又让小在我的具上套了几下。

  “噢,我真不是个好老师,对不对?”

  “怎么说呢?”我趁机又顶了几下,伸舌头。

  伶姨这下子又把身体抬了起来,让头在蒂上磨着。“老师是不可以和学生发生不正常关系的,对不对?”“伶姨,你是在教我做的方式,有哪个老师比得上你?”我说着又顶了上去“噗嗤”一声进了小。“老师是不应该这么挑逗学生的。”伶姨说着将微微抬起。“对不对?”然后重重的坐了下来。顿时让我感觉全身舒。我说不出话来,只“嗯”了一声。“那么你也同意老师不该挑逗学生罗?”说着又将户抬起。“不,不…”我急忙又将具顶了上去。“这是在磨练学生忍的极限,教导学生遇到异挑逗时该怎么因应。”“那我这么做是对的罗?”伶姨说着又开始上上下下用小套着我的具。“对,对,对…” 我用力的着顶着。“那要是有人看到老师这样对学生,你会怎么说?”说着,伶姨又提起户。“我会说,老师以身教教学生知识”伶姨对于我的答案很满意,又坐了下来,套了几下。

  忽然又想起什么,将户提起。“那这样子,老师是不是很?”

  “不会啦,完全将自己奉献于教育学生,怎么会说是呢?”我急急的回答,深怕伶姨一转念就起身而去。

  “嗯,对…我是全心奉献来较育学生。”说着又上上下下烈的动了起来。当我的具开始一涨一涨的即将暴发时,伶姨也几乎陷于狂了。我俩同时发出 “喔…”的一声,我的一股股的进小。同时达到了高。伶姨垮向我,我紧紧的抱着她。就这样子维持了好几分钟,享受着余韵。慢慢的调应呼吸,达成和谐。

  伶姨最后终于回过神来,下巴顶住我的头。悠悠的轻声说道“我看我还是别去玩票当代课老师,我还是较适合做你的家庭老师。”对嘛,这才对嘛。

  我温柔的把伶姨的美拖起,放回衣内。伶姨试着站起身来,脚微抖着。看着一丝晶亮的体自她的户牵到我气力放尽的具上。“看吧,我就说嘛。我有办法让它消下去的”

  “嗯”除此之外,我还能回答什么?伶姨还是直盯着我的下体看。看着这场游戏后答答的残留。“真抱歉,这是老师造成的吗?来,让我来弥补,清理一下。”

  伶姨弯下身来拖起我的具,仅管我才刚刚,一阵舒麻还是袭了上来。因为伶姨的脚还微微抖着,她索就跪坐下来。同时也掉我那一直穿着的内,随手将地那条三脚拾起,就开始轻轻的揩擦着我的大腿。我向下望去,那对美清清楚楚的呈现在眼前。“真是的,脏小孩,来,我清一下。”舌尖由小巧的朱伸了出来,了下我的囊,完后,舌头如蛇般移到我具的部。然后舌头就开使上上下下沿着了起来。

  这是哪门子的清理?再下去又要得道处都是了。看着伶姨专心一意的又的,我一点都不想抗议。最后,伶姨头,小嘴一围,上下圈住我的头。眼睛向我一望,头一沉,半具就进她口中了。再一望,一沉,这下子大约三分之二。顶着她的喉,伶姨状似有些痛苦。我看了有些不忍,才将手伸向伶姨的秀发。头又一沉,我整具都进了她的喉咙。伶姨就这样子上上下下套了一阵子。我现在在想,倒底下课没有,是不是可以把伶姨抱上来,好好温存。

  “好啦,哪,乾净了。”伶姨的嘴离开我的具,抬起头来对我说。接着就扶着椅子站起来。转过身,手扶书桌,朝房门危危颤颤的走了两步。

  什么?这样子就结束了?不会吧,就这样丢下我不管了?

  才想开口抗议,伶姨人走过书桌范围,没了支撑,脚一软,一跪,整个人就四肢着地了。见状我顾不得自己下头的需求,赶忙起身,想去扶起伶姨。伶姨没有站起来,美朝着我,微微摇了一下。就当我趋前,手才触及她的身时,我听到了个娇柔的声音。

  “下课!”  Www.EjIxS.CoM
上一章   骇客伶姨   下一章 ( → )
骇客伶姨无弹窗TXT阅读由遗迹小说网的小编收集于网络,供网友们TXT阅读骇客伶姨免费下载!遗迹小说网是骇客伶姨在线阅读首选之站,骇客伶姨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